【百晓生带你看李白】有酒有诗有剑有脸,为何没有姑娘

舜行_洗心革面重新做狗:

*补档


  依稀看见大河之剑天上来。
  
                                ——《八卦周刊》封面语
  
  李白,字太白,男,年龄未知,行踪不定,生得一张把妹脸,好酒,善诗文,于剑术一道极精,素有剑仙之称,单身,单身,单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种梗我百玩不厌。
  
  各位姑娘汉子们还望多加努力,助他早日脱单。
  
  另:如果真有人成功的话请务必联系我叙述经过!!!在下有重酬!!!!!!(单方面宣布的不算!!!!)
  
                  ——《八卦周刊第十七期》  百晓生
  
  
  《八卦周刊》是近来特别火一本志,不过数月已经迅速占领了杂志界的半壁江山,深受各位穷极无聊人士的欢迎,其读者上至皇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纷纷给予好评。
  
  为什么能这么火,那就不得不提一句本刊的主编兼主笔百晓生先生。
  
  百晓生先生在八卦业界向来是个传奇,以能拿到别人绝对拿不到的八卦著称,且保证真实,坚守八卦节操的精神让人称叹。这次改说书为出刊,满足了光大人民的精神需求,实乃一件善事,不火才奇怪。
  
  而《八卦周刊》出到现在销量最好的一期,则无疑正是上一期的人物特刊——青莲剑仙,李白。
  
  一来李白帅,二来李白强,三来李白有名,四来……
  
  
    “百晓生这家伙是怎么搞到剑仙这么多高清写真的。”孙尚香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继续津津有味地翻着面前的杂志。
  
  大小姐作为百晓生的忠实粉丝,自然是八卦周刊一出就买,而这期人物特刊也是她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倒也不是她有多粉李白,只是这一期图文并茂,看起来真是分外有图有真相,体验一把vip8一样的爽感。
  
        铜版纸高清印刷,感觉自己都要被圈成颜粉了,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性格的男孩子,但是李白确实帅啊。大小姐如是感叹地想。
  
  她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一恍神不小心把书碰到了地上,刚捡起来就看见地上还有张叠起来的纸 ,似乎是刚才从夹页里面滑出来的。
  
  还有海报吗?孙尚香一边喝了口茶,一边将那页纸拆开。
  
  下一秒。
  
      “噗……咳…咳咳咳!!!”
  
  大小姐直接把刚喝的茶震惊的都喷了出去,顾不上自己被呛得连连咳嗽,脑海里只余一个想法:
  
  woc为什么连出浴的写真都会有啊!!!
  
         
   海报上,年轻人背对着广大观众,一半的身体还没在谭中,水珠从发丝上滑落,顺着背部的线条流淌而下,留下的痕迹流畅又漂亮,隐隐能从水面的倒影中看到疏朗的五官与蓝眸清澈。
  
     实在是……玉树临风又色!气!满!满!
  
  这样的人要是哪天不是单身狗迷妹们一定哭唧唧。
  
  孙尚香平复完心情,满脸复杂,完全可以想象迷妹们看到时的状态。
  
     论脸李白就已经拥有广大的人民基础,更别说其他。虽然其中免不了有那么几个异端,比如小乔曾经就给她说觉得所有人加起来都没周瑜大人帅。
  
  ……情侣狗的评价不予采纳。
  
  其实帅倒还真是种很相对的看法,单论长相倒也并未是最顶尖,可再配上周身洒脱不羁的风姿,以及那份从骨子里沉淀出来的从容,简直撩得人不要不要的。
  
  怪不得这期卖脱销,百晓生我服你,你真的不怕被剑仙剁了吗。
  
  这下世间又要多出不少李白迷妹与痴汉。
  
  李白,你怎么看?
  
  
  李白并没有什么看法,在大漠里徘徊数月的他根本连八卦周刊都不清楚。
  
  茫然不知自己已经裸身上镜出道的青莲剑仙打了个喷嚏,只是有点好奇自己最近为什么这么经常打喷嚏而已。
  
  实际上,他现在只想要一个瓜,冰镇的那种,最好还是长安出品,他喜欢沙瓤的,甜。
  
  好热,他都没心情喝酒了。
  
         
  大小姐看完最后一页,合上书,难得叹了口气。
  
  八卦周刊的人物周刊上并不会只有写真,除了海报这种迷妹福利,百晓生向来是有实料的,没实料干这行是要被人揍的。
  
  他其实讲了许多也许为人知也许为人不知的故事,又用故事讲了一个人,不,一个可能是注孤生的谪仙。
         
         
  第一个故事在长安,不愧是剑仙,破坏公物都没交罚款。
  
  那一年的长安繁华一如往昔,处处相同又处处不同,街巷间吃瓜群众的谈资一年一年换,今年换了个年轻剑客。
  
  一个仗剑从长安南门直接入,在坚不可摧的朱雀门上镌下诗句,又拒绝出任官职的年轻无名剑客。
  
  而且年轻剑客长得帅,那句诗也写的极有文采。
  
  这样的年轻人不火谁火,火的慢都没天理。
  当天就有姑娘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
  
  再过一天,连无名剑客都不说了,而是说:
  青莲剑仙——李白。
  
  这段往事被人嚼了又嚼,谈了那么多年依然让人记忆犹新,剑仙之名传遍四海,似乎却很少有人真正清楚他在长安的一应往来,也是名气太盛,光这些就足以让人折服。
  
         
  比如他之所以来长安,并非是为什么世人所猜测的挑战强者试剑道,而只是从未喝过长安的好酒。
  
  后来剑试天下,也有一部分是有喝遍天下酒的打算。
  
  这真是一个标准的李白式答案。
  
  在长安的时候,他最喜欢长安西市的百香居的酒,既因为这家的酒喝起来醇厚,还因为那老板娘看他长得帅,每次都再多送他半勺。
  
  他就喜欢这样能欣赏他颜值的老板。
  
  
  他在长安住了一月有余,前三天每天清晨舀完酒就慢慢悠悠骑在马上边走边喝,边喝边往擂台去准备打架,丝毫没在乎自己已经酒后驾驶,高调的一比。
  
  三天之后就没这么干了,来去如风,赶着时间来赶着时间走,打了这么多天,几乎没一个人能让他出第二剑。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三天后就没这么做了?
  
  因为长安的姑娘表现出了绝佳的狗仔技巧,极迅速地摸清了他的行动规律,开始围追堵截,直接导致后续他再也没有办法保持装逼姿态,每天早上都上演追逐战。
  
     其实姑娘多倒是也看着养眼,他很开心的一边装逼一边顺手撩个妹。姑娘们扔些手帕香包也能理解,但是那边那个扔木瓜的姑娘你给我站住真的!
  
  第三天的早上幸好他躲的快,要不就被直接砸下马也说不准。
  
  一个木瓜的血案。
  
  感觉躲这些姑娘比每天早上打一场还累。
  
  也幸好他从这时候就开始锻炼,不然日后云游天下面对更汹涌的粉丝浪潮时,吃枣连裤子都要被人扒下来。
  
    
  第二个故事还在长安,这次案件升级做入室意图谋杀犯了。
  
  之前应该很少有人知道李白虽然有长安户口,但其实是个西域人。
  
        那件事后大家都知道了。
  
  毕竟提剑闯进大明宫还全身而退这种劲爆新闻,能够让人有动力扒出案犯内裤颜色。
  
  只是西域之事,终究还是成了定局,那之后李白再也没进过长安,如今行踪更加飘忽,偶尔出现也只见他还在喝酒。
  
  大家都说他败了,剑仙败了,败于武则天。
  
     意外倒没有人多置喙什么,剑仙之名仍然流传,反倒比之前更根深蒂固,可能他败得也太传奇。
  
  长安的吃瓜群众如是说。
  
  像李白这样风一样的男子,一年不搞一点大新闻他们都不适应。
  
  那件事的第二年他们就很不适应,每天只好聊:
  
  你说他女粉这么多,怎么能tm还是单身呢。
  
  这时一个神秘人飘过,留下一句至理名言:


  “你们不懂,单身才好撩妹。”
  
  
  如今有人说数月前看见他进了西域,入了大漠,可能是去往故国一观,虽然已成废墟。
  
  
  大漠里的李白最后还是知道了八卦周刊这档子事。
  
  整个人都懵逼了。
  
  因为他是被人追着追着知道的。
  
  又是熟悉的危机感,这群能追进大漠来的简直是战斗粉。
  
  他有点恹恹地想:放我裸照就算了,还爆我方位,我可以维权吗,好像大唐没有隐私法,那算了我将来一定去找麻烦。
  
  有粉丝我高兴,但粉丝们我们可以好好搞偶像见面会,你们不要一言不合就扒我裤子!
  
  ……他还记得那个扔木瓜的姑娘,现在想来实在应该庆幸长安当时不卖榴莲。
  
  后面追着的姑娘:“白白你别跑!我们只想摸摸你的呆毛!”
  
  ……李白一言不发,开启了幽灵疾步。
  
  刚才是哪位上来就摸裤腰带,现在的年轻人追男神都这么奔放吗?!
  
  
  这件后续被写在了增刊里,欣慰地附上评价:
  
  不要担心你们的男神消沉,今天的他依然活力满满,看,他需要你们的鼓励。
  
  李白:……
  
         
  李白深深觉得,自己能在数年内杀回长安,和这帮战斗粉每天的日常不无关系,至少将进酒熟练度刷的都要溢出了,想按几下按几下,说不手抖就不手抖。
  
  1@今天我的粉丝依然想扒我裤子,我只想安静做个男神。
  
  
  哦,还有件事。
  
  至于他后来为什么没找八卦周刊的麻烦,大概是他有空闲的时候买了一本,咬牙切齿地看完了自己的黑历史与方位,忽略掉自己的裸照……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玩意儿,看到了对自己的评语:
  
  
  其剑浩荡,而诗亦如剑,剑诗则皆类人,观其风骨,天下再难寻有此风采者。
  
  剑仙之名,名副其实。
  
  
  被顺毛的剑仙:这个百晓生,还是很会说话的嘛



*时隔多月,想想看还是把百晓生重发一边。

评论
热度(150)

© Orbit_喵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