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和大大火花100了ww写的超赞的!

舜老咸鱼_幽灵头号迷妹:

配图来自@Orbit_喵斋 ,和喵斋大佬的qq火花100天庆!!大佬画的火花超棒!!!相反我这个配文的就十分惶恐了……
        
这是一个中篇童话故事,讲述了冰花哥哥如何翻越千山万水找到火花弟弟,预计十章完结,咳各位大佬轻吐槽,我只是一条咸鱼而已。
        
      
      
序·ç«¥è¯æ•…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翻过七座接了天居住着神祇的高山,乘上帆船绕过藏了巨龙的海洋,在天际的尽头,那广袤无边的大陆上,有一座奇妙的森林。
  
  森林里每棵树都有挺拔的枝干,其上点缀着火焰或者寒冰的色泽,而枝头垂下的叶是最澄澈的星光。
  
  鸟儿在树枝间鸣叫,扑棱着纯金织成的翅膀,红宝石的眼睛带着好奇打量周遭的一切,而鸣叫声似极了流淌的八音盒。
  
  每棵树都会开出火焰一样的花,花瓣是最纯正的红色,花蕊是你在梦里才能见到的明黄。
  
  整个世界的风都从这里起源,而当花开放时,整个世界的春天就到了。风儿调皮地抚弄过每一片花瓣,又去挠蕊心的痒,带着火焰赋予的温度吹遍每一个梦,传递着一个雀跃的消息——
  
  春天到了。
  
  而花谢之后,枝头上会结出寒冰的果实,幽蓝的颜色是冷寂而优雅的六角冰花形。
  
  这时风也被冻得不想闹腾,寒冷总会带来沉默,它静静将寒冰的气息散布出去,吹拂在人们挺立的衣领上,厚实的大衣上,以及足上毡毛的靴子。
  
  这是秋,而冬将在不远之后到达。
  
  
  在这样一片永恒的,代表着起源的森林里,居住着两位精灵。
  
  冰与火的精灵。
  
  他们是一对相伴相生的兄弟,哥哥是冰花,弟弟是火花。
  
  哥哥冰花诞生在北方的森林里,他来自于冬季最寒冷时从天空坠下的一片云彩——因为结满了冰晶的重量而无力再漂浮。
  
  在下坠中,那朵云彩跌到冰晶的果实上,压得树一阵摇晃,风连忙轻柔地将他卷到了地上。
  
  而在绒毛一样的星星草里,云彩化成了一位精灵。
  
  他有幽蓝一如寒冰的短发,苍白的皮肤则是冬天最盛的一场雪,眼睛里冻着一片海洋。
  
  他所行之处枝头上的星光都染了冰霜,小鸟避开他飞,鹿群惊慌失措地绕开他,那太冷了,连松鼠也只敢远远地打量他。
  
  每一天他都披着斗篷独自行走在森林的角落里,等待着落日的余晖,月光的轻抚,沉默寡言,孑然一身——
  
  直到火花的出现。
  
  火花是夏天时太阳的一缕跃动。冬天时太阳少了一片支撑它身形的云彩,而夏天它吃胖后就没法稳当地挂在天上,这可太让它担心了,只好舍弃掉自己的一部分。
  
  火花是这样出现的。
  
  从诞生起,他就有能和他的热情相配的炽红的发,金色的瞳孔里有小兽一样的天然,棕黑的皮肤闪烁着夏天的色泽。
  
  他从星绒草细碎的白色小花中站起身,笑得如同初晨第一缕阳光,向站在不远处的冰花挥手,大声道:
  
  “你好,我是火花!”
  
  冰花愣了愣,下意识攥紧了斗篷,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同样挥挥手:
  
  “你好。”
  
  火花没给他再去犹豫的机会,快步走过来揽住了冰花的肩膀。冰花一瞬间感到被发热源靠近的不适,有些嫌弃地想要推开他,可看到那双闪亮的眼睛,忽然就停了动作。
  
  小兔子好奇地蹲在一旁的草丛里打量,都是火花拉着冰花走,絮絮叨叨问些什么,冰花作答。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精灵吗?”火花问。
  
  “我不知道,但除了你,我没再见过有其他人了。”
  
  “这样啊,那你又是什么时候诞生的呢?”
  
  “上个冬天。”
  
  “那我应该叫你哥哥吧!”
  
  冰花停了脚步:“哥哥?”
  
  火花看着冰花:“是啊,哥哥,你比我大啊。”
  
  冰花沉默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直觉地想要拒绝,可是……
  
  哥哥。
  
  这个称呼让他那颗冰晶结成的心猛然悸动了一下,同第一眼看到火花向自己打招呼,又凑过来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微小而真实的温暖。
  
  他没有说话,而火花就权当默认了,又问了一句:
  
  “哥哥,我们去玩吧?”
  
  分明用的是疑问的语气, 可在问的同时火花已经拉着冰花开始奔跑,丝毫没有留给人任何拒绝的余地。
  
  真是麻烦,被拉着跑的冰花这样想着,还是加快自己的步伐跟上火花的脚步。
  
  有火花在,冰花所带来的寒冷被源源不断的温暖所中和,动物们不再畏惧于接近他们,只是冰花依然对这些不感兴趣。
  
  而火花对一切似乎都充满着好奇心,而森林里的动物也乐意与他接触,冰花不远不近的站在一旁,看着他轻轻抚摸一只黑豹的皮毛。
  
  而那只黑豹乖巧得像只小猫,趴在地上任由火花逗弄,喉咙里发出舒服得呼噜声。
  
  冰花只是看着,实在不明白这一切哪里有意思——直到他被一只鸟糊了满脸的毛。
  
  那还是只幼鸟,有着稚嫩的翅膀与爪,飞着飞着还能不稳当从树上摔下来,一阵风带着羽毛划过,冰花下意识一伸手,啪,接个满怀。
  
  那鸟也不嫌弃冰花寒冷的体温,亲昵地淡黄的喙蹭蹭他的脸颊,欢快地叫了声,扑扇着翅膀飞走。
  
  又糊了冰花一脸毛。
  
  冰花碰了碰自己刚才被蹭的地方,那里涌起阵奇妙的温度。
  
  火花转头来看,恰好看到这一幕,反思了下自己是否玩的太开心以至于冷落了哥哥,立刻做出了悔改的举动——拉着冰花去喂一只兔子。
  
  冰花仍还有些别扭,只折了根灯芯草学着火花的样子去逗它。那兔子倒也来者不拒,安安静静开始啃,啃到最后一截,歪了头从冰花手上叼走它。
  
  一瞬间某种温热的触感从冰花的手指传来。新奇而陌生,他像是触电一样缩了缩手,却被火花一把握住,带着一起揉了揉那只兔子灰绒绒的耳朵。
  
  “很有意思吧,它们都很可爱。”火花这样说道。
  
  冰花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洁白的颈悄悄泛了些红。
  
  肯定是太热了,他这样想。
  
  火花到来之后,冰花再也没有一个人穿行在这片森林里过,火花总是拉着他做任何让火花觉得有趣的事,并且比那只常来看他们的鸟还要叽叽喳喳地叙说自己的开心。
  
  火花总是开心的,并且认真地试图不要再让冰花总板着那一张脸。
  
  某一天的清晨,照例冰花在太阳初升前就彻底从睡梦中清醒,却没看见火花的身影——他总是喜欢睡到日上三竿。
  
  他轻巧地跳下树,用目光去寻找那一道熟悉的火红,而当他捕捉到从身后传来的细微脚步声而转身时,有什么轻巧的东西已经被戴到了他的头上。
  
  转过身,果然是火花,一如既往地阳光璀璨。
  
  冰花试图摘下来看看那是什么,被火花抓了手让他不要再卸下。
  
  “这是祝福的礼物,有一只松鼠给我这么说的,诚心诚意送给你喜欢的人的祝福,它就会保佑这个人的平安,摘下来就不灵了,你可以做个镜子看看。”火花认真道。
  
  冰花凝了块冰晶做镜子去看这份祝福的礼物——
  
  那是一个花环。
  
  星光的叶与火苗样的花交相辉映,束在冰花幽蓝色的发上,精灵总是冷肃着的面孔被装点柔和。
  
  冰花有些不知所措,听到火花补充说:
  
  “我在上面附了魔力,这些花永远也不会枯萎。”
  
  冰花沉默了,那颗在心里暗藏的嫩芽一阵轻颤,他想了想,伸出手。
  
  寒冰的魔力在掌心汇聚,化作一个小小的吊坠,冰花俯下身摘了一根柔软的丝蕊草,穿成一串项链,带到了火花的脖子上。
  
  “回礼,谢谢你。”冰花偏过头去,并不看着火花,这样说道。
  
  火花摸了摸那块椭圆形的寒冰,那是他所不熟悉的寒凉,内里却又透着熟悉的极淡的温暖。
  
  “也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的。”火花笑着说。
  
  日子似乎总能过得这么天长地久,两兄弟会无忧无虑行走在这片神祝福过得土地上直到永远之后。
  
  然而童话故事里白雪公主会吃下带毒的苹果,睡美人会被扎伤手指一睡不醒,得到幸福前波折似乎无法避免。
  
  老套而狗血的发展。
  
  所以,在那一天的黄昏时刻,冰花并没有一如既往地见到送那只受伤的小鹿回到妈妈身旁的火花回来。
  
  第二天也没有。
  
  
  

评论
热度(24)
  1. Orbit_喵斋 从 花间一壶酒 转载了此图片
    开心👏🏻和大大火花100了ww写的超赞的!

© Orbit_喵斋 | Powered by LOFTER